名家

【林宏文專欄】美中半導體大戰進入「抓戰犯」下一章 從國家競爭到個人清算 梁孟松躲得過嗎?

Vendor Icon

KNOWING 新聞

【林宏文專欄】美中半導體大戰進入「抓戰犯」下一章    從國家競爭到個人清算  梁孟松躲得過嗎?

8月. 12, 2022

美中半導體戰火不斷延燒,從美國晶片法案到chip4,再到近來大陸整頓半導體導致許多人中箭落馬,此外前台積電研發大將蔣尚義公布口述歷史,華爾街日報又登出「晶片魔法師梁孟松助推中國半導體夢想」的文章,已經讓這場半導體大戰,從國家與國家的競爭,進入到劃清界線及對個人的鬥爭與清算。

大家都知道,當兩國交戰時,絕不容許有人不忠誠,至於投效敵營者更是一級戰犯,通敵者要處以極刑,這是國家機器運作的基本邏輯。種種跡象顯示,美中半導體競賽已達戰爭邊緣,美中都急於劃清敵我界線,儘快進行人事的清洗與掃蕩,為下一場戰鬥做準備。

講到清算與鬥爭,中國大陸一直都走在最前端。近來中國檢討八年來的半導體發展績效,並針對多位負責人進行違法亂紀的調查與清算,規模之大、層級之高,果然又沒讓大家失望。

例如工信部長肖亞慶中箭落馬,由曾任航天局副局長的金壯龍接任,長期負責大基金的丁文武被帶走,旗下華芯投資的路軍及三位前總經理、副總也被撤職查辦,至於留下千億人民幣債務的紫光集團,趙偉國、刁石京、李祿媛等都從人間蒸發。

大陸永遠不缺違法亂紀的案例,這一連串的動作,也是大陸對過去各省市狂蓋晶圓廠,一方面圈錢,一方面炒地皮的現象,做一次徹底的檢討清查。如今美國整合歐美與東亞chip4,炮口對準中國,在這種攻勢下,中國大陸勢必要換一一新批人,重新整頓備戰。

至於美國為首的陣營,作法就不太一樣。在美國通過晶片法案及倡議chip4的關鍵時刻,此時也積極強化敵我意識,並畫出清楚界線,輔以媒體攻勢,形成輿論壓力。蔣尚義口述歷史的曝光,華爾街日報寫梁孟松是大陸半導體魔法師,都是這個戰略下的產物。

蔣尚義是半導體界公認的好人,也是台積電技術研發的功臣,但後來他赴大陸工作,包括他在口述歷史中提到的中芯,還有他完全不想提的武漢弘芯兩段工作,卻是一段不受尊重甚至飽受屈辱的過程。從他自述加入中芯是他一生中做過最愚蠢(foolish)的事情之一,這樣的說法,對於阻斷其他想赴大陸工作的人來說,是相當有說服力的表白。

蔣尚義提到,因為中芯具官方色彩,而他自己是美國公民、也被視為台灣人,所以不被中國信任,讓他感覺很不好受。所以他只擔任中芯副董事長一年,去年底就請辭,回美國過退休生活。

除了蔣尚義的新聞,華爾街日報此刻寫了一篇梁孟松的文章,表面上把他捧得很高,但實際上對梁孟松卻相當不利。

其實,若仔細看華爾街日報這篇文章,會發現幾乎都是台灣媒體過去寫過的內容,我也從其中發現有很多都是過去我寫過的文章內容集結,沒有太多新鮮事。但因為它是華爾街日報,會產生的媒體效應絕對大很多。

梁孟松從原本中文媒體報導的人物,到如今成為美國主流媒體的要角,並以英文傳播到全世界的強大力量,對梁孟松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在文章末段提到,梁孟松促進中芯技術的大躍進,「然而矛盾的是,梁孟松來自台灣,而台灣是中國威脅要武統的民主自治島嶼」。

華爾街日報下筆的角度,一方面稱頌梁孟松是中國半導體的民族英雄,但實際上則是在劃清界線,並更明確地認定其為歐美與chip4陣營的頭號戰犯。未來梁孟松如何躲過以美國為首的「抓戰犯」行動,中國大陸如何以更大力道加強保護他,是接下來要關注的焦點。

中芯從創辦人張汝京,到後來歷任CEO幾乎都由台灣人擔綱,包括邱慈雲、王寧國到梁孟松,因為當兩岸還在蜜月期,兩岸人才交流密切。但若細數一下2018年美中貿易戰後,過去許多赴大陸任職的台灣半導體高層,甚至其他歐美外商來的人才,如今大多已經離職。

例如來自台灣並加入紫光的高啟全、孫世偉,再到加入中芯及武漢弘芯的蔣尚義,還有來自日本的坂本幸雄,都已陸續離開。最新的消息還有,加入中芯國際9年的安謀(ARM)前總裁布朗(Tudor Brown),已於11日宣布辭去中芯國際董事職務。

布朗是安謀過去二十年十倍速成長的大功臣,安謀也是大陸積極拉攏合作的對象,但如今在美中兩陣營逐步分岐下,布朗也只能黯然離開。

在眾多離開中國企業的外籍人士中,來自日本的坂本幸雄很具代表性。這位曾經擔任過爾必達執行長、並曾被譽為復興日本DRAM產業第一人的大老,當年會加入紫光,是因為老朋友高啟全引薦。坂本幸雄在去年底離開紫光,不只是因為許多朋友陸續離開紫光,更重要的是紫光已經是中國政府主導的企業,政治氣候已不容許外人介入。

在美中大戰持續進行,美方主導對中方的強勁攻勢下,如今還有一個還待解決的問題,那就是想腳踏兩條船的南韓。美方如何避免南韓靠向中國?面對這個可能的漏洞,美方會祭出什麼對策?

從國家政策與產業發展模式的角度來看,南韓與中國是最接近的兩個國家,例如從國家資本、產業政策,到法規制定甚至司法審判等,國家強力支持產業發展,都已到了沒有界線的地步。兩個國家的差別,只在於南韓由大財團主導,但中國則大部分由官方介入。

Chip4若缺南韓這一角,美方一定會仔細考量利弊得失,若南韓轉向中國,或有一點點偏中國的話,對美方陣營來說確實是個大問題,因為南韓的記憶體及晶圓代工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另外南韓在半導體設備、材料等,也都占一席之地。若中韓聯手,對中國助力相當大。

但美方的反制措施可能有,在記憶體領域,一定想盡辦法扶植美商美光及日本鎧俠,另外晶圓代工部分,讓英特爾、格芯取得更多補貼,或是對台積電更善意一點,可以運用的籌碼並不少。

當然,美方有因應策略,南韓也可能有反制之道。南韓是最會從矛盾中獲取利益的國家,當年三星在面板反托拉斯大戰中,最後成為告密者全身而退,讓許多台灣面板企業董總級領導人被抓到美國服刑的例子仍歷歷在目。至於年代更久遠的90年代,當年是日本第一而且還把美國DRAM產業徹底擊敗,南韓最終也跳出來成為取代日本的新力量,南韓總是有辦法在許多對立的環境中取得對自己最有利的位置,未來也值得繼續關注。

author avatar
KNOWING 新聞
《KNOWING新聞》關注20世代話題趨勢,聚焦20世代所關心的科技、文化、政治、社會、經濟等重要議題,為年輕讀者串起掌握世界潮流的重要水平軸線。